从实验室到校长室–普林斯顿大学首任女校长

从实验室到校长室–普林斯顿大学首任女校长

雪莉·蒂尔曼是一名杰出的生物学家。她曾参与世界第一例哺乳动物的基因克隆实验,证实基因表达取决于父母的染色体,于2002年荣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“世界杰出女生物学家”奖。

蒂尔曼也是一名优秀的管理者,自2001年成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首位女校长以来,领导学校年年雄踞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杂志美国大学排行榜榜首。

现年60岁的蒂尔曼曾长期从事科研工作,她说,作为一名科学家,“你需要在某一个细化的领域深掘下去,然后就会掌控一切事实”。

蒂尔曼出身于加拿大一个普通家庭。父亲是一名银行家,特别那些所谓“女性职业”、“男性职业”的说法。母亲是一名家庭妇女。家庭教育使蒂尔曼从小就树立起很强的自信心,“当我要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时,我就感觉信心十足”。

蒂尔曼在宾夕法尼亚坦普尔大学取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,两年后成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博士后。她似乎预见到自己将在科研领域取得一定成就。

在导师菲尔·莱德的鼓励和帮助下,蒂尔曼参与哺乳动物基因克隆实验,取得了多个突破性发现。最终,蒂尔曼和同事们创造了历史,取得世界第一例哺乳动物基因克隆实验的成功。

蒂尔曼的事业并非一帆风顺。当两个孩子分别只有两岁和6个月大时,她遭遇婚姻变故。既要照顾年幼的孩子,还要继续科学研究,蒂尔曼只能更有效地利用时间,提高效率。她说:“除了家庭和工作,我舍弃了一切。我有一个信条:当我工作时,我不要(对孩子)觉得愧疚;当我和孩子们在一起时,我不要(对工作)感到愧疚。”

蒂尔曼认为,要在科研领域获得成功,“腹中之火”是主要因素,也就是伟大的抱负和强大的动力。多年来,她一直贯彻这一理念。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之初,她宣布,每周将有一天时间用于研究。

但这只是蒂尔曼的美好愿望。就任校长后,她认识到,科学是一个竞争高度激烈的领域,一周一天时间远远不够。她的实验室当时有20名成员,之后没再招收新成员。蒂尔曼坚持带领实验室内的博士生完成博士课题,等待博士后找到新位置。今年,随着最后一名学生完成课题,她的实验室宣告关门。

蒂尔曼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有点无心插柳的意思。2000年,她作为分子生物学家和学校基因研究中心前任负责人,进入普林斯顿一个专门委员会,寻找校长人选。期间,蒂尔曼的热情、谦逊、坦率和坚韧令委员会其他成员印象深刻。他们发现校长人选其实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于是,蒂尔曼于次年走马上任,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建校250多年以来首位女性校长。

从实验室到校长室,蒂尔曼面临着角色转化。她说,科学家需要“深挖井”,而校长则与科学家不同,需要“广铺路”,就是要尽可能地掌控一切事务。她还说:“就某种程度而言,管理一个实验室就是管理一座大学的小型模拟。管理学校包含将合适的人选放在合适的岗位上,为他们提供所需资源做好工作。”

在担任校长之前,蒂尔曼曾在第一线年,以独特的教育理念著称,并因此于1996年获得校长奖。她认为,学生应该尽早接触现代科学中最令人兴奋的问题。蒂尔曼认为这段经历是她的一大优势,有助于与院系沟通。“我清楚一个系如何看待自身作用、责任和挑战,而他们也知道我清楚这一点。”担任校长以后,蒂尔曼依然参与分子生物学的入门教育。

普林斯顿大学虽然是一所历史悠久的著名高校,但从学生人数上似乎可以说是一所“袖珍大学”,目前在校本科生5000名左右,硕士和博士研究生2000多人。

蒂尔曼觉得,规模不大,学科不全,正是普林斯顿的优势所在。学校因此可以开展多学科之间的交叉对话。譬如在蒂尔曼创建的基因学院,一、二年级的学生除了生物学之外,还需要学习化学、医学、计算机。

蒂尔曼说:“正因为我们不需要什么都做,我们才能够集中所有精力和资源来干两件事情,一是非常严格的本科生教育,二是非常学术化的研究生教育。我们把这两件事情做到了极致。我们认为,小就是一种美!”

在蒂尔曼的带领下,普林斯顿大学在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杂志的美国大学排行榜中,或独占鳌头,或与哈佛大学并驾齐驱,年年占据榜首。

卡内基学会名誉主席玛克辛·辛格如此评价蒂尔曼:“她对普林斯顿的领导,正如她在科学领域的领导一样,表明她不仅勇于提出难题,而且勇于想办法解决问题。”

身为女性,蒂尔曼切身体会到科学领域对不同性别的差别对待,因此她致力于提升女性在科研领域的地位。如今,她总结自己的斗争成果说:“目前还很难宣布胜利。”

蒂尔曼认为,大学应该教导女性为科学而争辩,并且意识到它的重要性。“真理越辩越明,因此你必须具备辩论技巧。而女性一般不愿参与粗鲁的、混乱的科学辩论,所以我们要让她们习惯辩论。”

担任校长以后,蒂尔曼组建了一个专责小组,调研女性在科学和工程方面的能力。她还承诺为招收和保留女性科研人员提供更多资源。她正在逐渐兑现自己的承诺。美国大学教授协会的调查显示,常青藤联盟学院中,普林斯顿大学是唯一缩小男女教授薪资差距的学校。

蒂尔曼还先后任命4名女性担任学校高层主管,而这几个位置原来都由男性把持。有人批评蒂尔曼,此举是“以性别为基础的断然举措”。

“多年前,我就说过,等我退休以后,我将成立一家公司,雇佣退休人员,专门为职业妇女提供服务,譬如等候修理工上门,照顾生病的孩子等等,”蒂尔曼说。

发表评论